“你要去万灵界?”云铮连忙拉住说完就想往外走的柳清欢,道:“你不要冲动!我知道你现在定是很想杀人,但这时候最忌失去冷静,我们先商议一下如何行事比较稳妥。”

见柳清欢紧抿着唇不说话,他又劝道:“而且对方在不在万灵界还很难说,你贸然前往,很可能会踏入别人的陷阱。”

净觉也道:“是啊,那些人人数不少,柳大哥你不要一个人去,等我们商量好一起去。”

说着他又要爬起来,被云铮按住:“要去也是我陪他去,你去什么去,先养好你的伤再说!”

友人关切的话语终于让柳清欢心中的杀意消解了些,他有些颓然地坐到石床边,半晌才道:“万灵界我必须去,鸤鸠的老巢就在那界。”

“鸤鸠?原来又是他!”云铮道:“那人不是被你杀了吗,如何又出现了,简直阴魂不散!”

关于鸤鸠与他之间的恩怨,云铮也知道几分,此时不由得嫌恶地皱起了眉。

柳清欢沉重地点了点头:“是他,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或许大阴阳术就是如此奇诡吧,每个必死之局都让他逃走了!”

“算了,对方毕竟是个大乘修士,保命手段众多。”云铮感叹道:“不过,他既然没死,却不来找你,反而抓了穆道友他们算怎么回事?啧!还大乘境界呢,心胸这般狭窄,行事还阴毒刻薄!”

他说着说着,突然露出思索的表情:“不对,好像有点奇怪……”

柳清欢看向他,问道:“什么奇怪?”

“他为什么不直接来找你呢?”云铮疑惑道:“我要是大乘修士,谁惹了我,我就直接找上门一掌拍死他,才不会浪费时间,藏头露尾地去对付他身边的人。”

柳清欢沉吟道:“也许……是因为他在我手上吃了太多亏,太过恨我,所以想要折磨我,让我痛苦?”

“还有一种可能。”云铮突然煞有介事的上下打量了下柳清欢,话锋一转地笑道:“话说你是不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修为怎地增长得这么快,老压我一头,实在是人比人气死人!”

柳清欢却听得心中一动:“你的意思是……”

“不错!”云铮打了个响指:“他不直接来找你,还有一种可能是他修为出现问题,或者受了重伤,没有把握能一举杀了你,毕竟!”

他嘿嘿一笑:“我记得你第一次与他交上手,还是你刚刚化神不久吧?数次从他手里逃脱,后来更是以弱胜强。当年他大乘修为巅峰状态尚且杀不死你,现在你都合体后期了,实力又向来远超同阶,说不定对于与你交手都产生阴影了,所以不敢再单独找上门来。”

柳清欢想了想,道:“多谢你看得起我啊,不过的确有点道理……”

云铮一掌拍在他背上:“是大有道理好吗!行了,知道对手是谁就好办了,不就是万灵界吗,我陪你去,掘地三尺也要将鸤鸠给你翻出来!”

“我……”

净觉想要开口,就见柳清欢霍然站起,道:“不行!万灵界只能我一个人去,你们两个现在就回云梦泽!”

云铮道:“你莫不是怕连累我俩?放心,我不怕被连累。”

“那也不行!”

柳清欢态度十分坚决,无论他二人如何说,都不同意让他们继续同行,到最后云铮都恼了。

“好你个柳清欢,你说不行就不行?我想去就去,腿长在我身上,有本事你给万灵界加个盖,让我进不去!”

柳清欢心中微暖,然而想到鸤鸠的丧心病狂,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好友陷入险地,只好道:“鸤鸠用音音、念恩和门下弟子威胁我,甚至还放话说杀了还会再抓人,所以让你们回去,也是想请你们帮忙看顾一下我文始派和云梦泽,以免再有人落到他手中。”

“可是……”云铮皱眉看着他:“你一个人,如何能对付得了鸤鸠?”

“你刚刚不还在说,是他不敢来找我。”柳清欢笑道,眼中渐渐凝聚出骇人的杀意:“放心吧,我能灭他一次,灭他第二次,就能灭他第三次!”

好一会儿,云铮才泄气地挥了挥手:“行行行,你最强行了吧!”

总算劝服了两位好友,看着他们踏入通往云梦泽的星门,柳清欢神色陡然变得狠厉!

鸤鸠,你最好藏得严实点,被我找到,就是你死期之时!

这一次,我一定会确定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放过!

……

万灵界,作为九幽一方有名的大界之一,彊域极其广阔,修者云集,各种传承神兽血脉的门派家族数不胜数。

鸤鸠作为大乘魔尊,叱咤风云上千年,在万灵界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势力。

葵阴山脉屹立在万灵界倦首之地北,危峰迭起,山势奇诡,多为鸟兽一族血脉妖修的聚集之地,鸤鸠的老巢就在此地。

这一日,山前突然多了一个人,只见他身量颀长,青衣简带,踏着石阶,一步一步走向那高高的山门。

“来者何人!”守护山门的妖修发现不对,大声喝问,然而回答他的是肃杀的风声!

“砰”的一声巨响,其他妖修只觉凶煞之气骤然压下,仿佛站在生死边缘,头皮都骇得发麻。好半天反应过来后,就见先前那人此时被一柄八尺长枪钉在了山门之上,嘴里汨汨冒血,已是活不成了。

“你你你是谁,知道、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一个妖修战战兢兢地拿着剑指着来人,背上的羽毛都炸开了:“还不快滚,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然而来人却仿佛没听到他的话,继续一步一步往上行来,明明他看上去是那么平静温和,然而他的每一步落下,所有守护山门的妖修心脏就重重跳一下,仿佛有把锤子正在心上敲打。

一队人面如土色,惧意尽露,两股颤颤地往后退,却再没人能发出半点声音。

来人终于走上最后一阶石阶,宏伟的山门就在眼前,山门正中,玄冥二字刻在精心炼制的牌匾上,气势捭阖睥睨。

“砰!”方才惨死的妖修从门上摔落到血泊之中,那八尺长枪重回来人手中,转眼又倏地飞射而出!

又是一声巨响,整座山门都在巨力之下摇晃,那刻着玄冥二字的巨大牌匾轰然炸开,木屑飞得到处都是。

几个妖修肝胆俱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啊,谁来告诉他们刚刚发生了什么?!那人不仅在他们山门前杀人,还将写着宗门名字的牌匾给毁了?!

不等这些人回过神来,来人神色冷厉,开口道:“鸤鸠,给我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