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不是君子,宝宝是小女子...宝宝不要就是了。”陈宝宝见凌天邪没有迁就自己的意思,也就放弃了。

“凌少,这车就当是个小玩具让宝宝小姐收下吧?”衡少坤向着凌天邪询问,陈宝宝不收下他实在不放心啊。

“宝宝不要了。”陈宝宝出声拒绝,随即笑嘻嘻的说道:“你死了宝宝会帮你报仇的。”

听到陈宝宝的话语,衡少坤的脸都绿了,急忙出声道:“凌少,您就收下吧,小坤子求求您了。”

“车就不用送了,你且做你的事吧。”凌天邪自是知道衡少坤的心理,想要借此送车套套近乎。

“凌少,您的意思是为我撑腰了?那小坤子有了状况去哪里找您呢?”衡少坤大喜过望赶忙追问。

凌天邪有些不耐的说道:“别废话了,再耽误时间我踹你下水。”

“是是是。”衡少坤也是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得寸进尺了。

唐子俊看着恍若无人谈着话的凌天邪与衡少坤,这种被旁人掌控,身不由己的滋味让他心中憋屈到了极点。而凌天邪摆明是要罩着衡少坤了,自己就是之后想报复都是不能。

凌天邪把唐子俊的眼神尽收眼底,如果对方找死,他不介意为社会除了这胆敢想着祸害花朵的败类。

“唐子俊,有句话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这混蛋想害我,如今报应可来了......”衡少坤出言调侃着唐子俊。

“别废话!”唐子俊打断了衡少坤的话语,他已经把衡少坤小人得志的嘴脸记在了心中,自己总有机会报复的,凌天邪不可能维护其一辈子的。

“看来你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感受下我这四十二码的大脚了。那你就快点站到围栏外吧。”

唐子俊即使心中憋屈,但在凌天邪的压迫下只能走向了风雨亭的围栏外。

衡少坤见唐子俊背对自己,阴险一笑,随即小跑起来,飞起一脚踹在了其后腰上,唐子俊毫无防备之下身体直接越过了亭中靠椅落入了湖泊之中。

“哗啦...”水花声顿时响起,数秒后传来唐子俊怒气冲冲的话语:“衡少坤你这混蛋竟然偷袭我!”

“嘎嘎嘎......”衡少坤闻言一阵怪笑,随即俯视着水中的唐子俊说道:“唐少,你是不是感觉特别憋屈啊?嘎嘎...我可是爽的不行。嘿嘿,是不是特别想报复我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像极了一条落水狗!劳资这叫痛打落水狗,不服你来咬我啊......”

“狗仗人势!”唐子俊此时需要仰视着这个在他心中是个傻*的衡少坤,这让他极度不爽,撂下一句话就欲游离此处。

“嘿嘿嘿,你这混蛋以前可是自视甚高嚣张的很,劳资要把你游泳的英姿录下来,可以当做以后茶余饭后的笑资。”说着衡少坤已经拿出手机怼着唐子俊的正脸。

唐子俊闻言赶忙转身就游离此处,要是视频传出去自己也没脸在明京市混下去了。

见唐子俊游离,衡少坤便乐呵呵的收回了手机,只要有这拍了唐子俊正脸的视频,唐子俊以后也不敢随便找自己麻烦。

“凌宗师,老夫就告辞了。”义子受辱,魏延廷脸色自是不会好看,对着凌天邪告罪一声便抬步就走,见宁欣欲要相送,便是开口说道:“欣儿不用送了,款待好凌宗师。”

“是,义父您慢走。”宁欣自是知道义父心情不可能好,恭敬回应一声便停下了追上去的步伐。

“小坤子,你倒是比之上次见面聪明了很多。”凌天邪看着衡少坤录像的举动,开口夸赞了一声。

衡少坤摸了摸脑袋,觍着脸说道:“嘿嘿,小坤子只是学到了凌少您的一些皮毛而已,小坤子还有很多需要向凌少学习的地方,就在之前张浩然还问了我手机的事情呢,凌少简直是未卜先知的仙人啊!”

“此事待会再说。”凌天邪摆摆手终止话题。

衡少坤本以为这里都是自己人,便是毫无顾忌的说出了手机的事,见凌天邪摆手,赶忙捂住了嘴。

..........

宁欣回到风雨亭中已然不知该如何开口与凌天邪聊天了,凌天邪对于自己的义父可没好言好语过,即使凌天邪是位武道宗师,她心中难免也有着怨气。

“欣姐,你此刻这副怨妇模样,倒是像个小女子了。”凌天邪肆无忌惮得出声调侃。

宁欣忍住骂脏话的冲动,出声问道:“凌宗师,不知我义父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般的冷落他?”

凌天邪轻笑道:“他又不是什么美女,我为什么要对他热情相迎呢?”

“凌宗师,你...你还真是重女轻男呀!”宁欣把到了嘴边的'色狼'临时做了修改。

“这你就误会我了,我可不全是因为你义父是个男人才不想与之多交流的。”凌天邪毫不避讳,大方的承认有着性别的原因。

“凌宗师,我义父是风雨阁真正的主人,你做为客人如此冷漠,不觉得有些过分吗?”宁欣也是了解了凌天邪的行为方式,虽然古怪但绝不是个小器的人,从他几次原谅颜乐乐的顶撞就可看出。

“过分又如何?”凌天邪反问,自己就是这般随心随性,可不会因为对方任何的身份而曲意逢迎。

“你贵为武道宗师,即使做的过分也是应该的。”宁欣这话语中含着嘲讽之意。

宁欣自然知道凌天邪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而违背自己的意愿,不然也不会如此冷落自己义父了,义父的修为虽不及凌天邪,但在十几年前可就称霸了整个偌大的城北区,即使义父已经退隐江湖多年,任何人至今也不敢触及风雨阁,全因风雨阁背后之人乃是赫赫有名的地藏王魏延廷!

凌天邪毫不在意宁欣的嘲讽,出声问道:“欣姐,你们这风雨阁的牌匾就是你义父题的字吧?

“是。”宁欣也随之想起凌天邪对于义父题的字的评价。

“还记得我的评价吧?”凌天邪追问。

“义父所题之字,除了凌宗师之外,其他人都是觉得字迹苍劲有力,蕴含气势磅礴、高瞻远瞩之意。”宁欣自是不会说出凌天邪很是难听的评价。

“那些评价之人皆是俗人罢了,以我的阅历却是能看出你义父是个猥琐且虚伪的人。”凌天邪也不藏着掖着自己的想法。

宁欣嗤笑一声:“呵呵,你年岁没过二十,哪里来的阅历丰富?”

“欣姐,你果真和萌萌姐是亲姐妹,这'呵呵'被你们都当做嘲讽的语气词使用了。”不得不说,这'呵呵'二字让凌天邪听了就有些不爽。

“凌宗师,我佩服你层出不穷的种种神奇的手段,但不代表我会无条件认同你的所有观念,你的一些行为方式和毫无逻辑的话语我不敢苟同。”宁欣心中有着怨气,索性不顾凌天邪的身份,直接任性的用言语发泄了一番。

“欣姐,你还真是愚忠,欢欢乐乐应该都看出了魏延廷的虚伪。”

颜欢欢和颜乐乐听到凌天邪提及到自己,赶忙移开了目光,关于魏延廷的事,她们可不敢妄自议论。

宁欣看向了颜欢欢和颜乐乐问道:“欢欢、乐乐,你们觉得义父虚伪吗?”

颜欢欢沉吟片刻后说道:“阁主义薄云天,自然不是虚伪之人。”

宁欣见颜乐乐没有回应,出声问道:“乐乐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认为凌宗师说的对吗?”

颜乐乐赶忙说道:“当然不是,阁主在我心中乃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人,我刚刚只是在想着合适的形容词。”

“哈哈哈......”凌天邪听到颜乐乐这明显的谎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嘎嘎嘎......”衡少坤见凌天邪肆无忌惮的大笑,也是随之笑出声来,明眼人都是能看出颜乐乐是在撒谎,而且这形容词也太浮夸了点。

宁欣听着耳边的笑声,怒斥一声:“你这混蛋在笑什么呢?你是在嘲笑我义父吗?”

虽然不能把凌天邪如何,但宁欣还是可以对着衡少坤发泄一番的。

衡少坤赶忙出声解释:“不敢不敢,欣姐您别误会,嗯...我是看到了还在游泳的唐子俊忍不住发笑的。”

“最好是如此。”宁欣冷着脸警告意味十足的说道。

衡少坤闻言识相的不再言语。

“乐乐,你告诉你家欣姐你的真实想法。”凌天邪出于好心想要告诫宁欣一番,便是指挥起了颜乐乐,相比于自己这外人的话语,颜乐乐的话可是更容易让宁欣接受,以宁欣这种愚忠被魏延廷卖了都不知道。

“我...凌宗师你不要借着身份想着挑拨离间。”颜乐乐有些慌张的转移了话题,即使她觉得今天魏延廷有些古怪,但也不敢说出来。

凌天邪摇摇头说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勇于直言的女中豪杰呢,原来是我看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