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道宗消失的女神像第728章不容易啊“死!”

太极演化三十六天,地鼎分隔七十二重地,身躯化作太极神庭。

这一幕足以震惊天下人,可没有任何人比天妖的感触更为深刻!

因为随着安奇生的这一番动作,祂对于皇极大陆的感知,竟然在变得模糊,这种感觉,好似寻常人突然失去了对于眼耳口鼻,手指四肢的控制!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震惊之后,就是攀升到极致的毁灭杀意。

轰隆!

虚空在此刻似乎失去了意义。

天妖意志震荡接引之刹那,一道道横跨星河而来的雷霆已然劈在了太极神庭之上!

砰!

重天摇晃,神庭震颤,其中不知几多宫阙摇摇欲坠,更有浮岛被一击焚毁。

雷音滚滚,电光炙盛,一时间似淹没所有。

遥隔不知多少万里旁观的诸多人,都只觉身躯发颤,这一片星海已然成为了电光的海洋。

其中原本有着的诸多星辰,全都消散如烟。

“这就是成道雷劫吗”

有高手喃喃自语,心神有些震颤。

便是龙傲天在内的几大封王高手也都沉默,却并非只是震惊,而是更为凝神于这雷劫之上。

有着凝重,也隐隐有着一缕期盼。

如果这元阳王并未渡过雷劫

这不能诉之于口,却在心头闪烁的念头让龙傲天心头有些悸动,可也只是有些悸动罢了。

这雷劫凶戾至极且不必多说,那元阳王更是拥有无限接近至尊的战力,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打断他的渡劫。

轰!

雷海翻滚,蔓延,越发扩大。

到得后来,连风形烈等人都无法在近处立足,接连后退三此,方才看到雷海之中乍闪即灭的景象

那流转的重天,在这雷霆的洗礼之中受创极大,霞光被撕裂,浮岛在塌陷,除却仙光缭绕的神殿之外。

似乎一切都被毁灭的彻底。

但那重天本源不伤,损毁破灭的一切便又在法理交织之间衍生而出,迎接新一轮的雷霆洗礼。

这一幕,周而复始,似无穷无尽一般。

只是惊鸿一瞥,众人已可看出这一幕循环了不知多少次,毁灭与重生之间,竟焕发出一股别样的气机来。

“不对!这不是渡劫!”

风形烈眸光一凝,他所执的雷刀乃是上古霸皇炼万雷汇聚而成的准皇器,其中有着霸皇的传承。

天下修雷法者众,可能够与他相比的却近乎没有。

凝视许久,他终于发现不对。

那元阳王所化的‘神庭’亦或者说是神通,并未真正的反击,反而在特意引导雷霆劈打。

似乎,是想要以雷霆熬炼自身!

“引雷炼体!”

楚梦瑶眉头一挑,也看出其中奥秘来。

天劫威慑万古,是无数有志于证道者最为熟知,甚至又惧又盼的劫数。

但以那元阳王之前展现的实力,绝没有道理放任雷霆积蓄毁灭气息,这,竟是要引成道雷劫炼体吗?

“想借吾之手来锤炼神通?!”

楚梦瑶等人都看出的东西,天妖自然更早就察觉到了,祂怒吟一声,强横的意志在太极神庭之中不住的横扫着:

“吾存亿万万年,从未见过天地间还有无法毁灭之物,灵,万物皆灭,唯吾长存!”

祂的意志是宇宙至强,横扫无涯,浩荡雷云都不可与之相比,所过之处万物成灰,太极神庭都为之崩裂开来。

但毁灭狂潮之后,又是一轮新的重生,交织的法理在破灭之中复苏,流转孕育出新的太极神庭。

巍峨神庭之中,无尽法理交织之中,可见安奇生的意志之光在闪烁绽放,再非星火一点,却是如日中天。

“修行界弊端深重,三千万年尚且由真形演变至九境十一步,天地存世亿万万年,你所能动用的,却仍只是雷劫,天罚”

太极神庭之中似有千百神灵浮现,齐齐躬身拜向中宫,无尽法理拱卫之间,安奇生略带着叹息的声音回荡在大千之中:

“至此方才明白,不灭永前才是道,单单活得久,真没什值得夸耀”

凡俗之辈求长生,是贪恋过去,不愿放手现在。

修士求不死,是渴求未来,期盼无尽永前。

虽同时求存,但意义却截然不同。

否则,庞万阳就不会昙花一现数万年了,修士为求道者,而非求长生者,这一点,安奇生明白。

可却不是谁人都明白。

轰!

叹息之音回荡星海,虚空,更传荡皇极之中。

此时之皇极已有着翻天覆地般的变化,在无数修士或震怖,或惊骇的眼神之中。

分落四海之外的大洲,在以看似缓慢,实则快绝到超过任何修士的速度挪移,似乎要重归于一。

而穹天之上,霞光万顷,仙光亿万,神光如瀑悬挂,充斥每一寸虚空,道蕴深深。

无形之间,有修士惊觉,天地间的灵机在变化,似有一层无形的屏障自身上剥离开来。

细细感应,似无变化,可身心却突然升起一股难言的自在,解脱,好似背负了无数年的枷锁一下被打开了。

“可笑,可笑!”

安奇生的话语似乎引来了天妖更为深层的暴怒,其意志扫荡,引动万千雷光直冲如虚空深处:

“要逆天,你懂什么是天?!”

呜~

一道轻轻的呜咽之声自虚空至极传荡而出。

似神嚎,如鬼哭,天地虚空都在震颤,那是一道说不清道不明,似存在似不存在的波光在潋滟。

其不如雷劫煊赫,不如天罚暴戾,浮现而出的刹那,所有注视者,所有闻听之人,星海四处,皇极内外,诸族万灵,心头尽是一寒。

“那是什么”

风形烈心头一震,极度凝神,只觉在那虚无之中传出阵阵细微却连漫天雷声,炸裂之声都无法压下的潺潺流水之声。

水?

破碎的虚空之后哪里来的水?

不止是风形烈,楚梦瑶,帝弥陀,龙傲天在内的诸多封王也全都心头一震,有着疑惑。

“这又是什么?”

瀚海黄沙之中,齐仓正自抬目凝神,重瞳之中闪烁神光,却是施展了瞳术在观察这一战的始末。

重瞳泛光。

近两千年的修持,他虽并未急迫寻回前世功果,但重瞳却已修至大成,纵封王强者也无法与他相比目力。

正因如此,同样是观战,他相距更为遥远的多。

可此时,在风形烈等人都只闻听水声之时,他的眸光已然洞彻虚空,看到了虚无之中。

一眼万年!

轰!

似一道雷霆炸开在脑海之中!

齐仓如遭雷殛,猛然一步后退,两行血泪已自眼角流淌而下,但他却恍若未觉,染红的重瞳仍旧死死盯着那虚无之中:

“这,这是”

虚无之中,有着一道无尽神光缭绕的‘长河’。

那‘长河’似隐似现,似梦似幻,却非是寻常意义上的长河,因为组成这长河的,不是水,也非灵机。

而是无穷无尽的神异画面!

那似是古往今来发生在这片天地之中一切岁月的组成,滚滚流动,不知其起源,不知其尽头。

那其中,好似蕴含着过去,未来。

但却没有任何人看的到其中画面到底是什么,哪怕是将重瞳之术修至绝巅的齐仓,也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因为那道长河之中哪怕最为渺小的一滴水滴,也都在时时刻刻都在变幻着,跳动着,纵横纠缠着

万般道蕴,无穷变化,一切的一切,这是一道包涵万物的岁月长河!

“噗!”

似气泡被捏碎般的闷响,伴随着两道污血滴落黄沙。

“岁月长河,竟真的有这么一条河”

齐仓仰面朝天,整个栽倒在地,大口咳血,神情惊诧已极。

此时,他再看不到那条长河亦或者其他什么,无尽的漆黑笼罩了他的世界。

一眼而已,他的重瞳,已彻底崩碎了。

这,不是那岁月长河蕴含着什么神通,而是其蕴含的信息太多,其太过浩荡伟大。

他的眼,无法接受如此伟大的存在的痕迹。

“啊!这是什么!”

“不!不可能!传说之中的这条河竟然真的存在?!”

“我的眼!不”

何止是齐仓?

这一战惊天动地,横掠星海而来的雷霆天罚震动了小半个宇宙,窥探此战者不知有多少高手在其中。

但此时,任何人,但凡窥视感知到那虚空深处的‘长河’之人,尽皆眼前漆黑,强绝者,双眼爆碎。

稍弱者,整个爆碎开来,魂魄皆灭!

哗啦啦~

水声越发的大了,渐渐的,除却诸封王强者以及一些天赋异禀的封侯强者之外,竟也有人听到了这一道水声。

“不对,这水声不对”

楚梦瑶本还后悔未曾带来窥探虚空的灵宝,此时却一阵阵心惊肉跳,一股大难临头的气息猛然降临,让她的心头都有着压抑。

“天啊!”

破碎的星海真形,漂流的悭山洞天碎片之中,三心蓝灵童猛然化形而出,凝望虚空之外的气息。

整个惊呆了:“岁,岁月长河?!传说之中,蕴含了一方大界从古至今,从过去,到未来一切文明信息的传说级长河?!”

它惊了!

比过去任何一刻都要来的震惊。

任何世界都有着时空的刻度,为什么,它并不值得,可在它的记忆之中,却不是任何世界都有着时空长河的。

因为,绝大多数的宇宙,都注定将会毁灭,不能够孕育出一条完整的岁月长河。

巫神界有言‘岁月长河是不灭的传记,是传奇的史书,是神话的传说’!

一条完整的岁月长河的背后,必然会是一尊超越了长生,不死的不灭神话!

这么一个连完整长生种都似不存在的世界,过去,亦或者未来竟能诞生出一尊不灭的神话来?!

“岁月长河?”

无处不在的水声传荡而来,安奇生的意志突然泛起剧烈的震动,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降临。

这一条岁月长河的气息,让他的意志都被动摇了。

“万物汇聚为天!”

“过去种种是天,古往今来也是天!”

“你说吾不懂‘人’,你也,不曾懂‘天’!”

神庭之中,无数道道纹锁链的捆缚之中,熊熊意志火焰炙烤下的天妖意志发出宏大如天音般的敕令:

“吾以天名,颁下敕令!”

浩荡天音垂流皇极,横扫虚空无涯,似无所不在,似无所不达。

东洲,四海,皇极乃至于星海之中的诸多势力,无数生命星辰,绝地险地,废墟恶地,全都有着天音轰鸣。

其传音天地,如人念动指动,其快难言,更近乎不可阻挡。

这一瞬,宇宙都似被惊动了。

这不是寻常的言语,而是‘天’之敕令!

“‘天’之敕令”

铜棺之中半坐的永生门主,横掠虚空的阳神,血神,因窥视而被震破双目的光王,星海雷劫之外窥视的禹都等人,全都是心头一震。

这是,亘古未有之事!

宇宙无数星辰,但凡有生灵者,皆是茫然抬头,越是强大者越是难感知到这一道天音的伟岸。

弱小者则茫然四顾,不知心中颤栗何在。

但无论强弱,无论种族,无论身在何处宇宙万族,万灵的所有注意力,全都被这一道天音所夺走!

“这是何等的威势元阳王竟在与这般存在为敌?!”

这一刻,连龙傲天在内的几大封王心头都有着发毛,只觉从头凉到脚。

本以为元阳王已是世间绝顶,隔断了至尊之路,却哪里想到那头自号‘天妖’者,竟真是天所化生!

这样的伟岸力量,念动传递宇宙,纵古今皇尊重生,也根本不能办到!

“岁月若世界之锚点,你不是真正的天,撼动岁月长河,你付出的代价不会小”

狂暴的水声之中,安奇生的意志之火摇曳,似并无惊慌:

“你也根本无法真正的调动岁月长河!”

轰!

安奇生念动之间,太极神庭,连同其下的三十六重天阙都陡然颤动起来。

继而迸发出无尽绚烂的神光,充斥天地的同时,也隔绝了绝大多数人对于外界的感知。

同样,也隔断了天音的轰鸣。

“外魔!吾或无法于人的高度诛灭于你,那,便寻来于你同样高度的‘人’前来诛灭于你!”

意志火焰之中天妖狂舞而啸,引动虚无之中水声越发翻滚浩荡,似不止是传荡大千宇宙,

更响彻在古今岁月,一处处有着天骄,至尊诞生的岁月之中:

“破此重天,神庭者,可得长生,可得‘道’!”

轰!

天妖意志一颤,似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一般,在意志之火的燃烧之中突然跌落低谷,摇摇欲灭。

而外界,

天摇地动,大千沸腾!

岁月长河的气息在皇极天地之外,宇宙每一寸虚空传荡。

这一瞬间,诸多王侯级高手全都生出无比惊愕的错觉,只觉天地宇宙都成为了岁月长河之中的一滴水!

而这一道宏大的天之敕令,根本不是对他们所言,而是跳出了这一滴水,传递在他们无法看到,无法感知到的。

其他水滴之中!

这一瞬间,天地间,所有生灵全都失声,感觉到了天地的伟岸与无敌。

而更让所有人惊悚,失神的,是这一道敕令的内容。

元阳王,到底强横到什么地步?

能让天都下敕令来杀?!

这注定是一个绝大多数人都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敕令,要杀元阳?”

永生门主有着强烈的悸动,但在即将坐起的刹那,他还是松开了手掌,跌坐在铜棺之中:

“天化之妖尚且无法杀之,我已不再绝巅,如何杀之”

长生,

得‘道’。

这是古今无数修行者所追寻的东西,可

永生门主凝望许久,突然唤来了棺材盖,彻底封闭了铜棺,锁死五感,直接陷入最深层次的假死。

他有着担忧,害怕已快要频临大限的自己,会忍受不住这敕令的诱惑

“长生啊!”

星海之中,阳神,血神,禹都,光王等等封王强者都有着怦然心动。

但看着那滚滚雷海之中迸发无尽璀璨神光的神庭,心头又似被一盆冷水浇下,熄灭了野望。

天尚杀不死,自己等人,又能如何?

“岁月长河,天之敕令,这难道会是”

风形烈聆听水声,某一刻瞳孔突然一缩,心头泛起一个惊人的念头来:‘是了,能与元阳匹敌者,当世或许已没有,能接此敕令者’

“难道会是”

楚梦瑶,帝弥陀等人心思都极为灵动,彼此远远对望一眼,皆是看向那虚无之中,隐隐可感知其气息,却无法看到的。

伟岸长河

“敕令,长生吗”

这是一座冰冷的大殿,内外空空荡荡,数以十万,百万里之内都没有任何其他生机存在。

“师尊?”

正自跪地的青年听到叹息之声,不由抬头,看向阴影垂流之下,宝座之上看不清容貌的老者:

“您,您说什么?”

“我听到了天谕敕令,未来的呼唤,看到了一尊无敌存在的邀战”

古老而苍凉的话语吐出,阴影之中,老者突然笑了,意义难明:

“有趣,有趣啊”

咔嚓~

似有雷霆划破星海,照亮太空,惊鸿一瞥之下,可见那宫殿之上有着一道虽有些斑驳,却仍如龙蛇合流般的字迹:

魔天并斩天剑之墓!

“善哉,善哉。”

青灯古庙,人间罕至,一老僧自沉睡之中醒来,拨弄了几下手指头,摇头低语:

“得‘到,得‘道’,你虽为天,又怎么懂得‘道’呢?”

老僧低语一句,却还是踏步走出了寺庙。

他的面前,是无边瀚海,黄沙之中,有着无数僧人虔诚叩首,诵念经文,更远处,一**日缓缓落下。

“无量佛尊!”

宏大的佛号传荡之中。

老僧双手合十,眼角有泪流淌,无悲却有喜:“老僧,要走了。”

“佛尊!”

有弟子叩首后抬头,含泪看向老僧:“敢问佛尊,要去何地?几时归来?”

“老僧此去不知时,诸位善男女不必缅怀,或终有再见之时!”

老僧面朝夕阳,干瘦的脸上有着宝相庄严:

“未来世,吾当降生!”

“吼~”

冰冷的星空之中,有着龙吟嘶鸣。

那是一头无尽神圣的天龙,其身躯蜿蜒不知多长,龙须甩动,已可截断星河,气息狂暴,似能压塌星海。

而此时,一老者立于其龙首之上,任由天龙怒啸翻滚,仍旧巍峨不动。

“万法!你为何镇压于我?!”

天龙怒吼悲鸣,却已知不可避免今日之厄难。

“孽障!你吞星繁多,又来问我为何?”

老者摇头。

“哈哈哈!吞星繁多?!是吞人繁多吧!万法!天下凶残,莫过于人!我食人可有人族食龙更多?!”

天龙不甘嘶鸣,狂怒已极:

“圈养他族以供口舌之欲者,古今唯人而已,这是天下至恶至毒!你庇护天下至恶,算什么天地至尊?!”

“你我争论多次,再言却无意义。”

老者闻言不怒,却还是叹了口气,催龙破空:“天既变了,那便去未来看上一看

那位至尊们所预见的无上者,竟真个存在着”

吼~

龙吟震裂,万龙匍匐拱卫,无比的恭敬与敬畏:

“我等拜见,龙祖!”

龙祖?!

听着震动海天的龙吟之声。

极遥远处,一条条隐匿在荒山,水潭,泥泞之中的草鱼,蚯蚓,蛇虫都抬头,闪过无比的憎恶之情。

他们,才是龙!

那些奇形怪状的,猪,虾,蛇,马,龟,怎么算是龙!

他们震怒,可却不敢发声,甚至不敢现出龙身。

因为穹顶之上,一条神圣威严至极的银龙。

那银龙神光比日更煊赫,其身躯神圣且宏大,好似架天之桥,撑天之柱。

于无数龙吟声中,他长嘶于空,传荡天下,宏大且温润:

“孩儿们,起身吧!”

天上地下,万千龙种,闻声皆震,或言父,或言祖,却皆是其一脉相承之龙种。

他凝望远处,可见泥泞,山野,草木中的‘龙’,眸光之中泛着怀念。

曾经被视为怪物的龙族怪胎,终以最为决绝的姿态,将整个龙族,都变成了怪胎

“嗯?”

某一刻,银龙似有所觉,一双带着苍老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难抑的惊喜,与感叹:

“真形,你果不欺吾未来真有着变天者!

太极,太极”

嗡~

天音敕令传荡虚空,通达岁月长河之中,在一个又一个璀璨的时代碎片之中传荡着。

绝大多数人兀自震惊天音之时,却浑然不知天地将会发生怎样的转变。

轰!

天妖的意志在发出敕令之后的一声长鸣之中,彻底被神庭所淹没,镇压。

无数道目光凝望穹顶,星海,重重天宇,巍峨神庭而去,兀自不曾自天之敕令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

却见得那重重天阙之上的神光上涌,直至神庭之上。

万般霞光,无边道蕴之中,一略微有些缥缈不定的道人自虚而实,缓缓自神庭深处踏步而出。

轰隆!

伴随着安奇生踏步而出,神庭彻底从虚幻化为真实,星空之中震荡许久的雷海天劫,也彻底消失。

唯耳畔,似还有着潺潺流水之声。

“岁月长河”

安奇生凝望虚空,似见那岁月气息笼罩的伟岸长河,似能看到在那敕令传荡,时空波动之下踏步而来的身影。

但出人意料的是,他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凝重,叹息之中带着一抹未曾掩饰的淡淡笑意:

“骗过你,真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