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鸿本身并不喜欢炫富,但在这种灰色地带,你必须得让对方知道你很有实力。

所以他毫不掩饰的拿出储物袋,从里面取出一大叠银票,直接了当的摔在迎宾的面前,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在见到储物袋的时候,迎宾就知道自己看走眼了,立刻摆出一副恭敬的模样,低着头说道:

“不好意思,是我狗眼看人低了,客人请稍等,我这就将情报取来。”

迎宾怂得干脆果断,说完便一躬到底,然后就退出了客房。

片刻后,先是武院所有导师的简略资料送到,王鸿坐在客房里翻看起来。

又过了一刻钟,十多份详细资料也调了过来,内容之丰富甚至连这些导师有几房小妾,小妾家里的情况都有标注。

“这风雨阁虽然要价颇狠,但情报能力确实强大。”王鸿放下了林祺的资料,不禁在心中暗叹。

这样一位先天中期的武者,精神力还远超同阶的情况下,都被风雨阁查出这么多资料。

自己只是意外发现了一次他们的探子,就沾沾自喜小觑对方,还真是有些自高自大了。

收拾了一下情绪,王鸿又看起了其他人的情报。

林祺虽然擅长炼丹,精神力也很强大,在明城还有一定的势力,但王鸿看了他的资料后,还是毫不犹豫的放弃了。

因为此人不但是一名女子,私底下生活还颇为放浪,单是在明城养的面首就有四人。

王鸿虽然也不是贞洁处男,但要是天天面对这样一个老师,那真是有些为难他了。

一番挑挑拣拣,王鸿又找出了两人。

一位名叫李少宗,先天初期武者,擅长炼体和刀法。

此人在明城武院执教十多年,间接掌控了城内三十多家粮铺,油盐酱醋皆有售卖,一旦入其门下,王鸿贩卖精盐将会非常方便。

可惜李少宗本身就是沧临李氏的旁支,王鸿不希望自己的产业都和沧临李氏挂钩。

而且先天初期的武者,他也有些看不上,生死相搏谁输谁赢犹未可知,认这样的老师似乎不值得。

另一人名叫魏襄,风雨阁资料上是先天中期强者,但又刻意在后面加了标注,近期可能已突破。

魏襄擅长用毒,对寻常武者的威慑力堪比宗师,所以在云州武林有“毒宗”之称。

其用毒的水平出神入化,不仅擅长下毒,还自创“剧毒炼体术”。

经过这些年的强化,魏襄肉身之强,已经超过绝大多数的同阶武者,甚至就连主修炼体的先天武者,很多都比不上他。

而且魏襄的兄长,便是明城现任城主魏兹,整个天南有数的医道大家。

魏氏兄弟都出身云州东部的百草谷,只不过一个学医一个学毒,最终却都大有成就,也算是一时奇谈。

魏襄虽然脾气有些古怪,但想拜他为师的人不知凡几。

加入明城武院八年,魏襄一共就收了十一个学生,平均一年一到两个,完全就是敷衍教学任务而已。

所以王鸿对于拜入魏襄门下,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王鸿没在风雨阁多待,付完账后便直接离开了那栋小楼,除了收获一大叠资料外,还拿到了一枚风雨阁的高级客户令牌。

对于这帮探子的物品,王鸿可不敢掉以轻心,但也不适合直接丢了,以后他肯定还会找风雨阁买资料。

所以他在城内迅速转了一圈,然后找了个阴暗的小巷子,瞬间返回地星。

回到地星的王鸿,先看了看透明屏幕内的锦囊,原本一片灰色的图标,此刻底部已经变成了紫色。

从获得神秘玉片之后,锦囊总共打开过三次,王鸿对锦囊的规则也有了一些了解。

整个图标全部变成紫色,锦囊才能打开,而由灰变紫的过程,需要在地星待一个月的时间。

但想要锦囊开始变色,王鸿就必须在异界待一段时间。

第一次六个小时便够了,第二次好几天才行,第三次待了半个月才开始变色。

而这次,王鸿从平安镇出发,到明城武院开学,足足过去四个月的时间,图标才开始变色。

“难道下一次打开锦囊,得在异界待上两三年才行?”

刚刚二十四岁的王鸿,想想这时间跨度都觉得头疼。

虽然先天强者配合一些丹药,正常都能活到两百岁,宗师级武者寿元更在三百年以上。

但现在王鸿的时间观念尚未改变,两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真等起来可就让人心焦了。

不过锦囊的CD时间,也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除了默认也没别的办法。

地星这边才早上六点多钟,王鸿用力揉了揉脸,暂时将锦囊的问题搁置,换了一套常服,准备出门转转,放松一下心情。

“爸、妈早上好。”

慢悠悠的晃到大厅里,王鸿见爸妈正在吃早饭,简单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直接出门。

这段时间王泉和严婉莹持续服用回春丹,体质几乎恢复到二三十岁的水平,容貌上的变化虽然不算大,但因为精神抖擞红光满面,看上去还是年轻了不少。

见自家儿子像个街溜子一样往外晃,严婉莹咳了一声,然后皱着眉头说道:

“走路正形点!对了,中午家里有客人过来吃饭,你也早点回来。”

王鸿先是愣了愣,然后连连摆手道:

“别别别,老妈,你和你的老姐妹吃饭,我回来干嘛,还是你们自己忙活吧!”

严婉莹虽然平常忙于工作,但谁还没个三朋四友,她那群老姐妹有多能说,王鸿可是领教过的,说什么也不愿意再接触。

严婉莹把筷子往桌上一摆,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中午是你二舅来家里,顺便还有他带来的客人,说是有生意要找你谈。”

听老妈这么一说,王鸿瞬间猜到了是什么事。

上次从芙蓉城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二舅老板的女儿魏舒雅,当时她就想从自己这边多弄一些人参。

可王鸿那会儿还想瞒着爸妈,所以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后来通过将黄金运回国内,弄到了一大笔钱,他自然更没兴趣卖人参了。

从王鸿离开芙蓉城到现在,前前后后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对方估计也是耐不住性子,才拉着二舅在这新年将至的时候跑来广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