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我们回来了。”突然楼下传来了喊声。

弗兰克立马站了起来,抱着老婆朝着楼下走起。

当跟女人还有韩德罗碰面时。

弗兰克立马把老婆放在沙发上,怒气冲冲的冲过去想要跟女人拼命。

曹魏和巴德连忙在身后抓住他。

弗兰克喊道:“老大你们放开我!让我弄死这家人。”

“弗兰克你要千万要冷静。”曹魏喊道。

女人却一脸震静的问道:“我老公呢?”

“哈哈哈…想见你老公就去警察局里见他,我弗兰克要是不告的他这辈子出不来,我跟你姓。”弗兰克大声喊着。

女人脸色煞白,丢下手上的东西,牵着儿子的手跑向了外面。

“你们这帮畜生!禽兽不如的东西,我老婆真心真意的对待你们,可你们却要这么对我们家。”弗兰克大声嘶吼着。

等他喊的差不多了。

曹魏也就松开了他。

“弗兰克,节哀顺变吧,就当花钱消灾,这样的亲戚早点看透,早点好。”

“这帮畜生!”弗兰克气愤的又骂了句,走回到了老婆身边,看她还没醒,和着急的说道:“老大,我得送我老婆去医院,也不知道那个畜生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我看看。”曹魏走过去,手指现在弗兰克的老婆的头顶上,随着一丝丝真气注入。

弗兰克的老婆睁开眼。

剧烈的咳嗽了两声,问道:“我这是在哪呀?”

“老婆…”弗兰克保住了老婆。

弗兰克的老婆扭头看着老公,问道:“老公,你回来了?真好。”

“嗯,我回来,我下次再也不离开你了。”弗兰克大声喊着。

曹魏看了眼巴德,示意悄悄离开。

巴德点头,跟曹魏悄咪咪的离开了弗兰克的家。

弗兰克也开始跟老婆聊起了心事。

聊了一会,这才得知。

自从弗兰克当时生气的离开后。

弗兰克的老婆就坐下来想要跟女人好好谈。

可谁曾想到,这还没谈几句。

弗兰克的老婆喝了一杯饮料,然后就晕死过去了。

“这帮畜生。”弗兰克又骂了句,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接听起来后说话的是已经回街区的曹魏。

“弗兰克,有张银行卡我房电视剧上面了,你先拿去用吧,卡里也就十万块钱,密码是冰茹的生日。”

“谢谢老大。”弗兰克心里很感动。

起身走到了电视机旁,上面还真有张银行卡。

伸手拿起银行卡,感觉心里暖暖的。

曹魏也跟巴德回到了家。

在门口换脱靴的时候,曹魏问道:“巴德,你的工作找到了吗?”

“找到了,是赢高先生替我找的,工作环境还不错,我很喜欢。”巴德说道。

“那就好。”曹魏很欣慰的说了句。

…次日。

诸葛吉凌晨五点就给曹魏打了电话。

曹魏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问道:“老诸葛你什么情况呀?起这么早,昨晚没睡觉吗?”

“老大,急事啊,我刚刚联系到一批水手,他们还自带大型渔船,只需要我们付钱买下渔船,他们就愿意跟着我们干。”诸葛吉很兴奋的说道。

曹魏做起身子,闭着眼掐了掐鼻子,又按了按人中,问道:“这群人可靠吗?别到时候又是一群临时演员。”

“这次我感觉可靠,他们还说要是不信,等会可以让我们跟他们一起出一次海。”诸葛吉说道。

曹魏掀开被子下了床:“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立马过去。”

“嗯,没问题。”诸葛吉立马发送了一个定位。

曹魏去简单的洗漱了下,床上衣服,开着车去了市外。

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小镇码头里,见到了诸葛吉。

还有停在海边的一艘拖网渔船。

渔船很大,很高,上面还站着几个人在忙碌。

曹魏凑了眼,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看不出什么端倪。

“老大,这群人可是我花了很大的功夫联系到的,听说都是经验老道的渔民。”诸葛吉说道。

曹魏轻轻点头,跟随诸葛吉上了船。

海风吹来,船体开始摇晃。

曹魏一个没站稳,坐在了甲板上。

一个水手取消道:“老板第一次出海?”

曹魏有些不好意思的讲道:“的确第一次。”

“那你可得做好准备了,这海上可比这里晃多了。”水手讲道。

“谢谢提醒。”曹魏站了起来

在床上四处张望了眼。

有水手在修补大网,也有人在检查各种发动功能。

反正大家看起来都挺忙的。

唯独曹魏和诸葛吉没事干,到处乱转。

“老大怎么样?还不错吧?”诸葛吉很自豪的问道。

曹魏说道:“暂时还不能下结论,先出海看看吧。”

“嗯。”诸葛吉点头。

一群渔民在床上忙碌了好一会。

一个中年人这才上了船。

其他船员见了他,都好像很畏惧。

诸葛吉笑着走了过去:“巴斯特,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老板。”

“听说了,一上船就一屁股坐在甲板上的软腿虾。”巴斯特一脸傲气的讲道。

曹魏尴尬的笑了笑。

诸葛吉也感觉气氛挺尴尬的,赶忙转移话题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出发了吗?”

“当然,要是再不出发,我们这船人都得喝西北风了。”巴斯特说着,走向了船舱。

随着他启动了拖网船。

举动的轰鸣声响彻在耳边。

大船开始朝着海上驶去。

“小伙子,等会你可得站稳了,要是再站不稳,掉海里去了,可没人救你。”巴斯特对着身边的曹魏说道。

曹魏讲道:“你放心好了,我水性好,游的回去。”

“哈哈哈…在大海上水性好可没用,要的是运气。”巴斯特非常大声的说着。

诸葛吉讲道:“这次出海我算过,没有危险。”

“那可不一定,这海上的事情瞬息万变,可不是你们这些C国的算命先生一句话就能说准的。”巴斯特满脸不屑。

曹魏讲道:“我的运气一向都不差。”

“那就喜欢祈祷吧,希望上帝能够继续保佑我们,让我们丰收而归。”巴斯特说着。

曹魏问道:“你信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