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沐四人斩杀了钟德?”

巢穴之外的营地内,钱守义听到旁边工作人员的汇报之后,先是一惊,随后苍老的脸上流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这何沐,总是能给人惊喜……”

“咳,钱老,他刚刚提出了一个有些奇葩的要求。”

工作人员小声说道。

“什么要求?”

钱守义来了兴趣。

“他问我功勋值超过战王榜第一的话,能不能拿到战神之血。”

工作人员说罢似乎也觉得有些离谱,补充道:“他们四人击杀了钟德这个中游战王,如今功勋值排在了第一,甚至超过了战王榜第一的古耀战王……

年轻人嘛,可能一下子就膨胀了,所以问出了这种问题。”

钱守义愣了愣神,笑道:“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天高地厚。

孰不知,我们真要是承诺了他这种事,那些战王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他压下去的。

不说其他战王,就说古耀战王。

那是战神后裔,家世背景摆在那里。

真要是毫不讲究地弄功勋值,谁能比得过他?”

“那……钱老您的意思是不答应何沐?”

工作人员试探着问道。

钱守义沉默了片刻后摇了摇头。

“具体怎么安排,你去问那些战王的意见吧,那群战王同意的话就同意,他们不同意便罢。”

听到这话,工作人员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

去问那群一个个心比天高的战王?

他们能不同意吗?

不同意那就是畏缩,这事要是传出去,所有人都会说一群战王不敢接受何沐的挑战。

到时候谁丢得起这个人?

钱老之所以这也安排,明显是想两边都不得罪。

当然了,钱老心里想的肯定是应下何沐的要求,只不过把锅丢给了那群战王。

不得不说,这姜还是老的辣。

“我明白了,钱老,我这就去询问那群战王!”

工作人员说罢退了出去。

……

半个多小时后。

古耀昂首挺胸地返回了据点,刚一到据点,他便看到了远处面色阴沉的夏云深。

见老对手表情难看,他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就在他准备走过去嘲讽两句的时候,夏云深却是主动望了过来,然后快步朝他这儿走来。

“我说夏云深,不就是第二吗?不至于这么没风度吧?这是要跟我打架吗?”

见夏云深面色不善,古耀往后退了两步。

“屁!谁他妈想跟你打架!你看看功勋值排行榜!弄清楚现在谁是第一!”

夏云深怒声骂道。

古耀闻言看向了大屏幕上的排行榜。

夏云深已经超过了他成为了战王功勋榜第一,不过他刚回来,战利品还没上交,夏云深短时间超过了他也情有可原。

再看战王之下那张榜单,古耀瞳孔瞬间收缩了起来。

那何沐的功勋值竟然又比他们两人多了!

“这……怎么可能?我们可是……那啥了的。”

古耀想说作弊,但话说到一半又被他咽进了肚子里。

没办法,这太丢人了。

“是这样的,那何沐被一个败类给袭击了,结果却成全了他……”

夏云深把钟德的事说了出来。

听完后,古耀脸色微微变了变。

几个两三千战斗力的红雾战士竟然击杀了六千战斗力的战王……

他的队伍当初都不一定能做到这事。

说实话,他原以为何沐那一组之所以获得功勋值的效率比他们战王都高,是因为一些特殊的技能。

如今看来,除了特殊技能,何沐那队伍硬实力也很强。

“古耀,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呵呵,你不知道,这何沐心大得很,他还询问上面的人,如果最后超过了战王功勋榜第一,能不能获得战神之血。

这是在向我们宣战!”

夏云深愤怒道。

古耀听此脸色骤然一变,随后目光也变得阴沉了下来。

之前他和夏云深之所以非要压过何沐,那是因为面子问题。

如今倒好,这何沐不仅要面子,连里子都想要。

这简直是在公然挑衅他们!

真当自己这些都快成为战皇的人,比不过他一个准战王吗?

“上面怎么说?”

古耀冷声问道。

“上面说看我们的意愿。”

“呵呵,真够狡猾的……”

“这件事你怎么看?”

“能怎么办?他想比,那就比好了!我们也该给这个年轻的天才好好上一课了!

这还没成战王呢,就敢这样,等他成了战王,不得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得让他知道尊重前辈。”

夏云深沉声说道。

“秋玉,长河……咳咳,你们两个的战利品也给我吧,我之后会补偿你们的。”

古耀转过头,老脸一红道。

他身后左侧一男一女闻言淡淡一笑,将包送到了古耀手中。

“队长,如今我们可是集了一队之力了,这要是输了……那我们小队以后可就没法在外面混了!”

古耀重重地拍了拍前胸道:“放心!这要是再输!我名字倒过来写!”

说罢,他拿着三个包去了统计点。

这一统计不得了,功勋值直接到了四千二,反超了何沐近一千。

……

据点角落里。

何沐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心中并不觉得有多意外。

既然都和人家正面宣战了,那就要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片刻之后,他转头看向了王小腾。

“小腾,你多少战斗力了?”

“九百二。”

王小腾如实回答。

“九百二,比我想象中的要高。”

“我最近战斗力提升的挺快……对了,何沐,你去争那战神之血……”

“当然是准备给你用,这次巢穴行动严格来说你出力最多,这是你应得的。”

何沐直言不讳。

王小腾论天赋远远比不上自己和莫初心,他要是正常修行的话,少说要几年才能突破第二道基因锁链。

虽说科技道对战斗力的要求没那么高……

但是战斗力这东西,永远不会嫌高。

如今既然有机会获得战神之血这种帮助突破基因锁链的至宝,那他自然不能错过。

至于得罪一群战王……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真听何沐这么说出来,王小腾心中还是难免感动。

用战神之血突破第二道基因锁链,这世间能有几人这么奢侈?

他没说什么感激的话语,有些东西记在心里便可。

……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之间过去了三四天。

巢穴之内越来越多的空间被清理干净。

由于秦洛被送出去医治去了,三人的效率慢了许多。

尽管如此,何沐的功勋值还是死死地咬着古耀和夏云深两个战王,并没有把差距扩大到两千以上。

之所以能够如此,还得多亏了凌寒星等几个老师。

几个老师得知这件事后,毫不犹豫地将所有的战利品全部交给了何沐。

何沐不是死板的人,几个战王都恨不得公开作弊了,他也没理由拒绝几个老师的好意。

时间一天天过去。

巢穴之内的怪物变得越来越少,所有人获得功勋值的速度都变得越来越慢。

何沐和两大战王的差距越来越大,最终超过了两千。

参加巢穴行动的红雾战士们见何沐没有追上来的迹象,便渐渐忽略了这件事。

……

半个月之后。

巢穴之内还活着的怪物已经百不足一,这也标志着这次巢穴行动进入了收尾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