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兰州后,项元与韩山君一行便分开了。

距离葫芦渡口一战后已经过了五天,脱离了蒙州后其他人想要再伏击他们可就不容易了。

“呼,终于结束了,天元论道那边的消息也传过来吧。”

“嗯,太乙道观那个老牛鼻子居然还没死。”

“这次倒是炸出来不少老东西。”

几人在马车中讨论着此次万魔大会和天元论道所造成的影响。

“山君这次可是真正的名扬四海了。”

花娘笑吟吟道,比她自己成了魔子还高兴。

“嗯,不过今后麻烦也不小。”

君御补充一句道。

江湖人重名利。

十大魔子,这就是一块金灿灿的招牌。

若是能击败十大魔子或者十侠,那么恐怕瞬间就能天下扬名。

再加上江湖能人辈出,虽然有的人不在意十大魔子之位但也不意味着他会服气。

经过几天的发酵,现在整个大乾甚至北戎、西域、南月、东海群岛等地都已经知道了十大魔子,十侠这二十位江湖新贵。

赞叹着有之,不服者也不少,特别是四方蛮夷之敌那些江湖武者更是不服气。

甚至有好事者在讨论十大魔子和十侠谁更厉害?

说实话,这确实引起了新一轮讨论和争议。

而在这二十人当中,有两人又格外引起注意。

南宫镜、南宫无缺。

一正一魔竟然都是南宫世家之人。

南宫世家,这个千年第一世家再次让世人惊艳。

两人都是人杰,在万魔大会和天元论道上的表现都有目共睹,实力无可争议。

但也有人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氛。

曾经那些低调的宗门世家竟然都冒头了。

尸心宗、般若寺、藏锋阁、十二剑楼等。

有名宿前辈纷纷感慨,江湖要起风了!

一路上,韩山君没干别的,就一样,修炼四面魔身。

这门绝学很强大,韩山君也对它很重视,毕竟是绝学。

这天傍晚,马车停在路边。

篝火吱嘎吱嘎的啪啪作响。

韩无生五人围坐在一起,韩山君则盘坐在远处,气息不断变换浮动。

“山君这门四面魔身的绝学恐怕快炼成了。”

韩无生突然道。

四人连忙看去。

只见韩山君依旧坐在那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怎么看不出?”

柳云召问道,不过他也没有怀疑大哥,毕竟双方的实力差距在那儿。

“你换个方向来看。”

柳云召闻言,当即起身走到侧边看。

这一看。

“咦?”

柳云召发现他明明绕到韩山君侧面了怎么现在看去还是正面?

他不信邪,又向韩山君的侧面绕去。

“嘶,这——”

赫然还是正面,他一直盯着韩山君发现他并没有动一下。

“神奇,神奇!”

柳云召抚掌道。

“我来看看。”

花娘也跟着来看,到最后所有人都忍不住好奇,绕着韩山君转圈圈。

“这以后谁还敢偷袭山君?”

“就这门绝学这个魔子就值了。”

“……”

突然,韩山君睁开眼睛。

起身,此刻他的感觉十分奇妙,二叔、三叔、花娘、五叔等似乎都在他面前。

他想对谁动手直接便可出手,四个方向都可以。

说做便做。

呼——

韩山君身形一闪,凝拳砸向柳云召。

“好小子,陪你玩玩儿。”

柳云召的速度比他更快,后发先致。

论实力韩山君就算修炼了四面魔身也不是几位叔伯的对手,但只是切磋柳云召几人自然不会出全力。

两人一触即分,柳云召依仗速度绕着韩山君寻找破绽。

但无论他从哪个方向看去都似乎被韩山君盯得死死的,毫无破绽。

“四姐,我们一起上。”

“好。”

花娘也是身形一窜,抬手便是几颗石子射出。

嗖嗖嗖——

分从四个方向射向韩山君。

啪啪啪啪。

只是在韩山君眼中这些石子都仿佛是从他面前射来一样,挥手便轻轻将其拍掉了。

两道人影随即左右夹击而来。

韩山君却是不慌不忙,与五叔、花娘打得有来有往。

砰砰……

三道人影随即分开。

又有两道人影围了上来,君御和杨屠也加入了战团。

君御等人都维持着五识境二三境的实力,若是以前韩山君虽然能应付但绝没有现在这样游刃有余。

“不打了不打了,没意思,跟龟壳似的。”

柳云召一屁股坐在地上,摆了摆手,打得太累了。

“山君有此神功防身,又多了几分保命的本事。”

众人在此地歇息了一夜,天亮后又继续赶路。

半个月后,看着那熟悉的城门,风尘仆仆的六人都是松了口气。

走江湖可没有书上写的那么风花雪月、郎情妾意。

这个时代大部分人出行都只能靠双腿,风餐露宿是经常的事,饥一顿饱一顿更不稀奇。

再加上常年在刀尖上舔血,除了万非得已,没人愿意跑什么江湖。

韩山君一行人刚入城便有一队护卫赶来。

领头的赫然是齐昆,他现在已经是百花楼的护卫统领了。

“是齐统领。”

“昆哥。”

“齐统领……”

现在百花楼在鹿阳甚至整个象州都是远近闻名,名副其实的销金窟,诸多达官贵人不远千里到鹿阳便只为了进这百花楼一玩。

而在巨大的财力以及招聘训练的打手护卫支持下,百花楼可谓是黑白通吃。

平日里无论是官差捕快还是江湖豪侠也不敢在百花楼放肆。

齐昆现在虽然只是个护卫统领,但地位可比以前高了不少,不少以前他见到需要点头哈腰的大人物现在都与他称兄道弟。

而这一切却都是那个人给的……

“属下齐昆见过公子,恭迎公子回家。”

齐昆看见韩山君一行的马车后,单膝跪地大声喊道。

“起来吧,辛苦了。”

马车中传来韩山君的声音。

齐昆越发恭敬。

“是。”

百花楼的护卫们默不作声的护卫在两旁。

马车缓缓驶向百花楼。

百花楼前,牡丹、金莲、李二三人率领着一些仆役、丫鬟、护龙卫都在门前等候着。

一些客人们好奇这三位百花楼的大人物在等谁?竟然如此大的排场?

就算是府尹来了都没这么高的待遇吧?

直到一辆马车驶来。

金莲和牡丹都有些激动,不过并没有失礼。

“奴婢牡丹/金莲恭迎公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