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你们了。”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车帘掀起,韩山君从中走出。

金莲迅速将其搀扶下来。

牡丹却是气恼,这个小浪蹄子老是喜欢和她作对。

“你们两个死丫头,这儿这么几个大活人看不见啊?”

花娘嗔怪道。

“花姨,四位老爷。”

两女又见礼道。

这时,李二才过来。

“回来了?”

“嗯,回来了。”

男人之间没有那么矫情。

“老胡呢?”

韩山君问道,没有看到胡一刀啊。

“老胡在城外训练那批孩子呢,估计要傍晚才赶得回来。”

韩山君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几人进了百花楼。

看着舞台上骚姿弄首的姑娘们,听着从棋牌室传来的杠、炸、糊了的声音,韩山君这才感觉无比的踏实。

上楼

风星踏入峡谷,本以为学院便是藏在后面,但他错了,应该说所有人都错了。

只见峡谷之后是无尽的大山、森林、湖泊等交相辉映,五行元素之力充沛的难以想象。

恍如仙境!

而风星却是在思索这种奇异景象的形成。

“话说路标都没有怎么找到学院?”

峡谷之后如原始荒野一般,各种奇异地貌交相辉映,但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建筑物,更遑论学院了。

“走吧,这恐怕是学院给的一个考验。”

一位穿着贵气的青年说道,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气息,赫然是一位一阶元素武者。

众人来自天南海北,互不相识,同时又心中傲气不屑于组队便各自选了一个方向离去。

风星看准了一座火山的方向踏步而去。

一座圆顶流光的建筑中,十多位气息恐怖的男女正围坐在一张桌子上。

他们面前是数百个漂浮的水球,而每一个水球中都有一道人影,正是新生们。

“土3地区,一位新生闯进了蛮地龙的巢穴,立刻救援!”

这时一位男子突然说道。

“水11地区,一位新生掉进了冻坑,立即救援!”

……

这里乃是学府的临时监控中心,让新生独自闯过五行地界不只是考验同时也是一种机缘,其中可有不少好东西,当然危险也有,一些险地和元兽即便是学院老师也不敢招惹。

风星一路行走,只是所谓望山跑死马,走了一个小时,那座火山似乎仍旧遥不可及。

“咦,这红色的果实难道是血浆果?”

风星看到一处角落中长着一株一人高的小树,几颗红色果子吊在上面。

血浆果乃是低阶元兽的血液滴落在野果上催化而成,蕴含有大量的元素之力。

“噗嗤”

风星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力量透体而出。

“土属性,可惜了。”

风星将果子摘下,虽然不是火属性的但却可以拿去卖,这果子也算是好东西。

“呼”

风星正在采摘血浆果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向他袭来,是一块小石子。

随手打掉,只见一只全身土黄色,头上一缕红毛的大鼠人立在一旁气鼓鼓的瞪着他,两只小爪子捏着一块石子。

“这是你的啊?”

风星知道一般野外那些异果花草都会有元兽守护着,他还以为这血浆果没有呢。

这是一只岩鼠,实力连一阶元兽也算不上,不过却很稀少,因为它肉质非常鲜美所以人类和元兽都会捕食它。

风星笑了笑……

五行地界外。

“学姐你别为难我们,现在里面正在进行新生试炼,其他人不能进去。”两名男子一脸苦涩的拦在一位女子前,看他们气息也是三阶的元素武者但面对这位女子也不由得小心翼翼。

“我说了我只是进去找我的团子不会干扰你们。”

女子一身火红练功服,黑发批肩,身姿绰约,是典型的东方古典美人,双眸清丽似能言语,只是两名男子皆不敢抬起头来。

“这这”

女子径直闯了进去。

“学姐”

一男子突然伸手想要抓住女子,却突然见一道火焰神环从她身上亮起。

“不好!”

男子身形爆退,只见双手已经泛红。

“呼,太尼玛吓人了,怎么办?”

“上报吧!”

临时监控中心,一名中年男子刚收到报告,顿时一拍桌子道:

“这丫头在干什么?居然无事学院之令公然闯进五行地界。”

“吴主任消消气,好像是她的宠物又跑到里面去了,萧灵她应该是怕别人伤害到吧。”

“那只岩鼠?”

“嗯。”

吴观海呼了口气,庞大的元素之力在手中汇聚,又是一个水球,水球当中正是那位女子的身影。

“萧灵,你的那只岩鼠在木十一地区,找到后尽快离开。”

萧灵闻言点了点头立即换了个方向而去。

“噼啪噼啪”

火焰燃烧着枯枝,风星坐在一旁,手中捏着一根树枝,串着一团不知什么东西烤得香味十足。

萧灵赶到这儿的时候便是看到的这样一副场景。

与此同时,一位身材健硕的老者在一位青年男子的陪同下进入了监控中心。

“校长!”

老者正是五行学府的校长,蓝司术。

“校长,你又去和五位院长打架了?”吴观海皱了皱眉头道,感应到蓝校长身上还残留的元素气息自己稍微凌乱的衣衫便大致能推测到。

蓝司术表情立即变得贼兮兮的道:“不打架怎么接近水如云妹子,啧啧那身材……”

众人扶额,这老不修的家伙真是学府之耻啊。

“咦,这是怎么回事?”蓝司术一眼便看到了风星的水球画面。

只见画面中一男一女不断的交手,不,准确的说是一女子正在追杀一个少年。

“萧灵什么时候进去了?”蓝司术皱了皱眉头,身为校长对于萧灵这位天才学员自然有所关注。

吴观海立即将事情解释了一遍又疑惑道:“只是不知这位新生怎么会惹上她?”

而此时正疲于奔命的某人只有满心的卧槽,好好的这女人发什么疯?一上来就对他喊打喊杀,更重要的是他还打不过。

“喂,疯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感应到身后一股灼热袭来,风星连忙一个驴打滚避开了。

一颗火球擦肩而过。

嗤!

一旁的土地直接被融化了。

吓死人了!!